当前位置:新闻---纪念老一辈武术家---“朴实的品德 精湛的武艺” 怀念我的父亲陈发科

“朴实的品德 精湛的武艺” 怀念我的父亲陈发科

陈豫侠  北京陈式太极拳网  2008-11-21 16:37:00


    一九二八年,我父亲陈发科应邀来北京(那时叫北平)传授陈氏太极拳,当时北京的武术爱好者知道后,对我父亲的到来深表欢迎,纷纷前来求教,其中还有武术界知名人士如许禹生、李剑华、刘慕三以及戏剧界武生宗师杨小楼等。 

 
            太极拳家陈豫侠与洪均生

 

  我父亲常夸杨小楼聪明,善于学习,说他对拳理一听就明白,对拳术一学就是样。当时杨小楼因长期劳累,体力减弱,有时手足麻木,力不从心。当时外界有人议论说杨小楼武戏文唱,或说是不卖力气,而杨小楼呢?对每一场戏都是不惜力的,往往一场戏演唱下来,累得浑身乏力,几天歇不过来。但是通过学练陈氏太极拳后,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的体力居然恢复了,不单演出不再感到劳累,有时高兴起来,对多年不敢演的戏如"冀州城"、"金钱豹"等重头戏,演出也轻松自如,甚至有时能一天演两出戏了。这主要是因坚持认真学习陈氏太极拳,掌握了气往下沉,周身放松,加以螺旋运动的要求,使气血循环的规律得以正常化,收到了保健、医疗的良好效果。杨小楼学练陈氏太极拳恢复健康的消息,经当时销路最广的一家小报《实报》登出之后,刘慕三先生随即邀请我父亲到他家去教拳,洪均生师兄也是那时(一九三零年)因体弱多病开始向我父亲学拳的,经过学练陈氏太极拳消除了疾病,恢复了健康。 

 

  我父亲一生忠厚老诚,谦虚谨慎,从不自炫武艺,也从不把太极说为内家而轻视所谓外家的其他拳种。他常说:"不同门派的武术各有所长,才能流传至今,学拳的人也由于每人的条件不同,各有所爱,也各有所宜,应当自由选择练习。什么事物都有外表和内容,太极虽重视内功,但如果只学了短短的时间,连外形还未学好,哪能就把自己摆到所谓内家行列中?"因此他对武术界的同行总是爱护的。国民大学(私利学校)慕名派人来请,我父亲了解该校已聘有长拳教师,原系一位挑担上街卖炸丸子的,因擅长武术被人推荐到该大学刚任职不久,当即对来人表示"不能因请我而辞掉原来的武术教师",来人答应"可以考虑"。我父亲随之到校并在大厅内表演了一、二路拳,当练至双摆莲后跌岔式,右脚下震,将平铺地面的一大块方砖整个震碎了(据说那所学校地址是过去的王府,大厅便是殿房,砖是最硬的澄浆泥砖)。我父亲在归途中和洪师兄说:"震脚并非使用拙力,气一松,周身有三、五百斤的力量,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到脚底再震到砖上,震力便大了。"又惋惜地说:"可惜一不小心,给人家毁坏了一块砖。"后来仍因该校不愿多花钱同时请两位武术老师,我父亲以不善于教集体学生为由,辞而未就。 

 

  我听说:有一天我父亲和三位学生一同走到方街(在南北沟沿附近)忽听北边有人齐声喊叫,大家回头一看,原来是只疯狗,先从路东咬了位行路的妇人,又跳到路西马路沿上咬了坐车有车斗上休息的拉车人,当大家回头看的时候,狗又窜向马路东,直冲我父亲扑来,我父亲不慌不忙地将右手向高处一领,引的那狗眼直向上看,接着抬起右脚踢在狗的下颌处,一条二、三十斤重的大狗,竟被从马路东边踢到空中丈余高,然后跌落在马路西边,路人皆用惊异眼光看着我父亲,鼓掌称赞。 

 

  我父亲初来的那几年,也经常有人来访问研究招法,我父亲总是竭诚接待,并对来访者说:"你有什么绝招,尽管使用,我就是输了,即便受了伤,不但不怨你,而且还要向你学习"。而我父亲对别人呢?则始终坚持一条,即我决不伤人,只是点到为止。因此通过交流,结交了不少朋友,由此可见,即便有精湛的武艺,也还要有高尚的武德,才能得到人们的尊重,这也是我们后辈应当学习的。

 

 
搜索标签:怀念 陈发科 北京陈式太极拳 陈豫侠

〉〉更多内容

 

公告栏
“田秀臣老师编简化36式陈式太极拳”套路培训

通知:
  为纪念著名武术家田秀臣诞辰100周年,拳社特组织一次由“田秀臣老师编的简化36式陈式太极拳”套路培训。主讲老师田秋茂。时间为2017年3月18日上午8:00至10:00。地点在陶然亭辅导站(陶然亭公园东北角)。
 
  请各个辅导站选派1至3名代表参加。谢谢

资讯搜索

会 员 登 录
 
培训信息

│【大事要览】│

  田秋信博客  田秋信陈式太极拳论坛  田秋茂博客
北京陈式太极拳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