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新闻---纪念老一辈武术家---田秋茂:怀念雷老师

田秋茂:怀念雷老师

  田秋茂博客  2009-10-30 9:27:00


    
  我第一次见雷慕尼老师是1961年夏天的事了。那时,我还在上中学。有一天中午放学回家,见门外放着一辆自行车,知道家里来人了,进门一看,叔叔正和一位长者练拳,叔叔对我说:“这是你雷大爷”。我赶紧跟雷大爷打了招呼,他们还继续练拳。雷大爷身材不高,瘦瘦的,慈眉善目,举止儒雅。因那时我还不会练,只是在旁边看,他们每人轮流打一段,然后再互相说,当初老师是怎么打的。太阳底下,那个认真劲儿,至今还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他们都在为保持陈发科前辈拳法的原貌和风韵而努力。

  第二次见雷老师是两年以后的春天,一个星期天下午,叔叔带我去东长安街体育场看太极拳表演,那天参加表演的有许多太极名家,他们是杨禹庭,徐致一,吴图南,崔毅士,孙剑云,表演陈式拳的就是雷慕尼老师,那是我第一次看雷老师完整的打一套拳,雷老师拳法轻灵紧凑,意中潇洒,真是大家风范。崔毅士老师胖胖的因腿脚有病,练了一套原地太极,然后,又和一个年轻人做推手表演,后来听张勇涛老师说,那个年轻人就是他,这是后话了。可惜当时没有录像设备,这么珍贵的资料没有记录下来。

  隔了一段时间,叔叔让我给雷老师送东西,我骑车去了雷老师家,雷老师家住西城松鹤胡同,一个很深的大杂院,雷老师住北耳房,屋里光线很暗,屋里的地比院子还低些,跳坑地,我进到屋里才看清雷师母坐在中间的一张躺椅上,看样子病的利害,送完东西我就回来了,这是我第三次见雷老师。

  75年春的一个星期天早上,我来到月坛公园,见雷老师和一些人在西墙边练拳,我赶紧过去和雷老师打招呼,雷老师还记得我,就对我说:“你练一遍我看看”。我还是第一次当那么多人表演,心里不免有些紧张,练完之后,雷老师说:“不错,像你叔”。从此,我就每周日到月坛练拳了。

  76年,因工作调动,工作地点离月坛较近,我就每天早上在月坛练完拳再上班,那时在我之前已经在那练的有李彤,杨德厚,白继宗,杨文笏等人,(白、杨二人是星期天才来)每天早上由李彤带着大家一起练。我不在那练拳,而是在北门边和一些人推手,在一起推手的有采购刘,(因其在一机部作采购员)车头刘(因其是火车司机)杨德厚,杨德厚老师是陈发科师爷早期学生杨易辰的胞弟。市委的沈勃,练孙氏的老焦,摔跤的赵四黄上也天天来,但他只看不推。还有一些人记不起名字了。在我之后来跟雷老师练拳的还有马来旺,汪巨,小金,朱宝亭,田京苗,小严,大史,陈淑敏等人。小马很有特点,夏天,他光着傍子,连鞋也脱了光着脚丫子在那打拳。后来,曾两次回我老家找叔父学拳。宝亭那时还带着红领巾,雷老师大多是星期天来,因他那时在西城体委看门,兼西城南片太极拳各辅导站的总辅导员。(北片是赵华舫老师。)从那时起我和雷老师一起相处了十年,受到不少有益的教诲直至雷老师去逝。

  有一次,我与杨德厚聊推手,说到拳谚:金肩,银胸,草肚皮。进而又聊起了围棋,杨工出了一个破荷叶包螃蟹的棋势让我解,这时,雷老师插进来说,你们会下围棋吗?我说会点,雷老师说有时间下一盘。我说,行,下礼拜我带棋来。次周,我把围棋带来,等练完拳以后,看雷老师精神不错,就跟雷老师说:“您下棋吗?”雷老师说:“好啊!”于是,就席地摆起了战场,雷老师虽然年岁大了,但是杀法却十分骁勇,一看就知是以杀力见长的棋手,只是棋老了些,对新变化不甚了解,下了一会,我怕雷老师坐在石头上时间太长,不舒服。就对怹说:“您累吗?歇会儿吧?”雷老师站起来说:“我老啦,不行了。”其实,那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。

  地震以后,在月坛搭建的众多地震棚终于拆掉了,可是不久,又在我们练拳的地方建了许多小石桌,石凳。我们只好搬到一进北门靠东侧的空地上,一个冬天的周日,我们正一起推手聊天,来了一位山西人,想和我们切磋一下推手,于是由我和他推,一搭手,就知道 他只不过有些本力,我顺势一带便把他从左边扔出去。可这人不大懂规矩,民间推手,约定俗成,动步算输,可他却后找拨手,用左手把我眼镜打掉,幸亏我左手一抄,眼镜被我接住。我心里动气,把眼镜交给别人,再搭手我有意诓他,使其前贪,等其贪足,我突然撤步一空,顺势一踩,只见那人向前爬出老远,一头扎进路边的矮树丛里。等那人走了以后,雷老师对我说,秋茂,以后生人来了不要推,我连忙答应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一天晚饭后,雷老师突然来到我家,我连忙把雷老师让到屋里,一进门,雷老师看到屋里墙上贴着一张用仿宋体写的陋室铭,就说这是你写的吗?我说,不是,是朋友送的.雷老师就跟我聊起了写字,看来雷老师对书法也很在行,雷老师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.聊了一会儿,雷老师突然对我说:咱俩推推手,我连忙站起来,跟雷老师搭上手,雷老师说,你发劲儿,我听听。在长辈面前我岂敢僭越造次,雷老师见我不发劲儿,就不推了,临走时,对我说:“我老了,推不动了,以后,你多教教他们!”他们是指那些新来的学生。这样,我在月坛又多了一项教推手的任务。

  86年将冷的季节,一个星期天,雷老师来到月坛跟大家说应人之邀要去广州教拳,大家都劝他年岁大了,就别去那么远了。怹说应了人家不去不合适。没想到这一去竟成了永诀。研究会为他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,会上冯老师宣读了杨工为他写的悼词。追悼会上见雷春手捧骨灰盒,如万箭攒心,悲从中来。大家都为失去一位好老师,而无限悲痛与哀思!我怀念他,怀念和他一起相处的日子。


 

 

 
搜索标签:雷慕尼 杨禹庭 孙剑云 崔毅士 吴图南 田秋茂

〉〉更多内容

 

公告栏
“田秀臣老师编简化36式陈式太极拳”套路培训

通知:
  为纪念著名武术家田秀臣诞辰100周年,拳社特组织一次由“田秀臣老师编的简化36式陈式太极拳”套路培训。主讲老师田秋茂。时间为2017年3月18日上午8:00至10:00。地点在陶然亭辅导站(陶然亭公园东北角)。
 
  请各个辅导站选派1至3名代表参加。谢谢

资讯搜索

会 员 登 录
 
培训信息

│【大事要览】│

  田秋信博客  田秋信陈式太极拳论坛  田秋茂博客
北京陈式太极拳网 版权所有